几个月前,当韦迪在南非世界杯后高调表态,“中国要尽早申办世界杯,最好是2026年世界杯”时,他并没有意识到,这句政客的“脱口会秀”对今天的世界杯申办格局产生这么大的影响。

在韦迪发表大论之前,外界几乎一致认为:欧洲主办2018年世界杯、2022年世界杯属于亚洲。随着南非世界杯后中国要申办世界杯的“高论”广为人知,很多正在积极申世的国家突然做出了战略调整:先是美国宣布放弃申办2018世界杯、转而一心申办2022年世界杯,并邀请姚明成为申办形象大使;随后,韩国人郑梦准在为韩国申办世界杯造势时含蓄地表达了对韦迪申世高论的不满,为此有韩国媒体甚至还专门撰文称“中国申办2026年世界杯直接影响到韩国申办2022年世界杯”。

然而,在卡塔尔如愿获得2022年世界杯承办权的那一刻,不仅韩国球迷非常失望,同时在午夜时分一直苦苦等待最终结果的中国媒体和球迷更加绝望。因为中国足球要想申办世界杯,最快也要等到2034年了。在那一刻,相信无数中国球迷内心会很不平衡:从来没有进军过世界杯决赛圈的袖珍之国卡塔尔,为何能在瑞士苏黎世上演传奇?而我们,也许只能选择好好活着,或许在白发苍苍的时刻,能看到中国迎来世界杯盛宴……

按照国际足联现行的世界杯赛申办规则规定,一个大洲在承办一届世界杯赛后,8年内不得再次主办,根据现规则,由于俄罗斯和卡塔尔将承办2018年和2022年世界杯,欧亚众强国都无法参与2026年世界杯的争夺,这样2026年几乎要成为美国的独角戏。2030年,这是一个不同的年份,世界杯在这一年将刚好走过100年,在这样的时刻即便规则可能发生改变,但也很难让中国举办世界杯。乌拉圭已经有意在2030年世界杯百年之际,与阿根廷联手申办,并已告知布拉特。而在这一年欧洲人同样会虎视眈眈,因为每三届办一次是欧洲人的底线,也是目前的“潜规则”,所以说在2026年和2030年,中国获得世界杯申办权可能性几乎为零。

如果欧洲能够获得2030年世界杯的主办权,那么由于非洲要想再一次举办世界杯估计还需要一段时间,而美国则很有可能在2026年获得世界杯举办权,这样亚洲则是2034年获得主办权希望最大的地区。如果中国有足够的诚意和信心,2034年是最好的时机。事实上,FIFA正有意扩充世界杯申办国家的版图,而其中的一个重要思路就是世界杯要到那些政治、经济都在不断蓬勃发展的发展中国家,即便这有可能让世界杯的成色减弱,却可以更好的推广足球这项运动。这样来看,中国可能是最符合条件,也是国际足联最为向往的申办国家。不过,这仅仅是最乐观的理论预言而已。

在申世表决的当天上午,中国足协“掌门人”韦迪还曾坚定地表示:只要2022年世界杯主办权不归亚洲,中国一定会提出申办2026年世界杯。在韦迪看来,中国绝对有能力举办世界杯,关键是要看申办的时机。“我是坚定的申办派,我知道领导层那里也有两种不同的意见。因为我们没有确定申办哪届世界杯,领导层和社会各界有足够的时间去考虑是否申办和什么时候申办的问题。申办世界杯需要一个长时间的准备过程,中国一旦决定申办,需要时我们会主动呼吁全社会的参与。”现在,距下一次申办程序的启动还有很长时间,中国申世光有决心还不够,更需要行动。显然,世界杯究竟离中国有多远?目前,没有人能够给出准确答案。(雪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