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FIFA改革战略工作的温格,在《队报》接受了“法国马德兴”迪吕克的专访,篇幅长达3页。这明显是一个双方事先约定的放料文,通过《队报》的影响力来刺激娱乐场的反应。但是,整个采访有一个非常模糊的地带:如果世界杯4年一届改成2年一届,到底怎么踢?多少球队参加?偶数年举办的欧洲杯和美洲杯怎么安排?

这是4改2的一个关键点,如果世界杯挤压了各个大洲的赛事,那么各个大洲应该是反应很激烈的。例如欧足联主席切费林就说过,2028年是欧洲杯年,如果2028年FIFA要搞世界杯,那么欧洲球队就不参加。

所以,我们在这里看到了温格的滑头:他刻意不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暗示,欧洲杯和美洲杯可以放到奇数年去举办。温格不停强调:球迷喜欢总是看到高质量的比赛,刚刚结束2个月的欧洲杯,回忆都已经开始遥远了。

《队报》本身的立场当然是反对4改2的,例如他们的编辑部主任让-菲利普勒克莱尔就发表了一篇社论,把温格定义为“反悔者”,因为他当年担任阿森纳主帅的时候就非常反感国家队赛事。而且让-菲利普勒克莱尔认为,世界杯从1/8决赛开始才有看头,恰恰是无限的扩军导致了平庸赛事扎堆。提高比赛质量并不是4改2可以解决的。

温格的设想,是从2028年开始实施新的FIFA日程。他认为世界足坛拥有足足7年时间来消化这些新的理念,并且举出了罗纳尔多、卡卡、马斯切拉诺等前球员的例子,表示这些人都在支持他。

“教授”很有心机,他把重点放到阐述“FIFA新日程”上面。整个采访大篇幅谈的是温格的设计:每年的10月和3月设置两个“FIFA比赛窗口”,其他时段的FIFA比赛日取消,国家队集中在这两个时段打预选赛,6月份则属于大赛。

迪吕克也问温格:“如果你还是俱乐部主帅,考虑到球员法定的大赛后假期,你会接受自己每年8月份才拥有自己的球员吗?” 温格回答,“如果全年其他时间我可以完整地拥有他们,我会认真考虑的。”

单纯从FIFA日程的角度来说,温格的提议并不差。FIFA比赛日和俱乐部赛事之间的冲突,其实是足球运动从业余发展到职业的过程中遗留下来的一个历史问题。尽管FIFA为职业足球制定了各种规则并且担任管理者,但FIFA的国家队赛事本身是和奥运会一样基于“业余性质”,国家队和球员之间不是雇主和雇员的关系,俱乐部赛事则是职业赛事。

FIFA当然是为业余和职业的冲突问题做了很多工作,例如球员的保险,球员在国家队受伤影响俱乐部赛事,保险公司将支付球员的薪水。但FIFA日程和俱乐部日程的混杂,仍然让很多问题格外棘手。两个日程比较干脆地划分开,争吵会少一些,而且温格也承诺新日程不会增加比赛数量。

但如果大赛次数增加了,球员当然会更疲累,这是教授很滑头地避开的话题。或者说,教授在这个时候又从球员立场跳到资本家立场了,他强调了必须增加高水平赛事才能保持足球的吸引力。“教授”这个采访的目的,是引发大讨论,但他的抛砖引玉并不算太高明,可能只是引来大堆板砖。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