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还有6-8个名额待定,不排除征召从未有过国际比赛经验的年轻球员参加世界杯,重要的是球员的价值是否配得上参赛。”继今年2月提前公布世界杯11人首发名单,及基本确定参赛的15位球员后,巴西队主帅蒂特近来对23人名单的频繁“吹风”,给了球迷不少遐想空间,其中,又以去年夏天创造17岁以下球员身价纪录、世界杯结束后即将转战皇马的维尼修斯呼声最为两极:一方面,这位巴西少年队、青年队的当家球星却还不是俱乐部的常规首发,但另一方面,维尼修斯所表现出的优异潜质、以及即将登陆的高平台,又着实是下一位“天选之子”的轨迹。5月,维尼修斯会像贝利、罗纳尔多和卡卡等前辈一样,以U20球员身份进入世界杯名单,开启一段传奇之路吗?

尽管尚未吹灭18岁生日蜡烛,但维尼修斯的解放者杯首秀已堪称惊艳:3月15日解放者杯弗拉门戈与埃梅莱克的小组赛,维尼修斯迎来洲际战事首秀,替补登场的他先是在第78分钟禁区内左突右晃,甩开角度后左脚推射球门顶端入网,随后又在禁区前沿左脚射出圆月弯刀反超比分。进球后,淘气的小伙子戴上了一副仅有一只镜片的墨镜手舞足蹈,庆祝创意和恣肆之情溢于言表。

身为不少球迷口中的“地表最强00后”,仅以解放者杯为参考样本,维尼修斯已经比同龄的内马尔和加布里埃尔·热苏斯更进一步:当年的桑托斯10号2010年首次代表母队出战解放者杯,仅战2场未有斩获;热苏斯2016年5场4球的表现倒是相当亮眼,无奈完成这一数据时,他已经比维尼修斯大了1岁还多。而在2月下旬的巴西瓜纳巴拉杯决赛中,替补登场的维尼修斯先是以精妙的假动作晃伤了对手后卫费尔南德斯,随后又打进球队的第二球,以关键先生级别的演出捧起了职业生涯的首个冠军。这也让弗拉门戈球迷纷纷感慨去年夏天弗洛伦蒂诺掏出的4500万欧元转会费太便宜,在皇马的Instagram下,不少球迷纷纷调侃:“C罗加1亿换维尼修斯!”“皇马又要拥有世界上最好的球员了”“他就是又一个罗纳尔多”……

而即便将视野转回巴甲联赛,仍非弗拉门戈常规主力的维尼修斯,也在数据上再次稍微领先了同期的内马尔:截至2月底,维尼修斯为成年队出场1380分钟,取得了8粒进球,内马尔在成年队前1500分钟比赛中取得了7粒进球。但在含金量上,维尼修斯打进的8粒进球中,两粒是致胜进球,其他6粒属于锦上添花;内马尔的7个进球要么发生在桑托斯落后时,要么直接帮助球队锁定了胜局。

去年夏天,带队成绩欠佳的弗拉门戈前主帅鲁埃达宣布辞职,继任的前球队名宿卡佩吉亚尼曾和卢森博格竞聘过巴西队主帅职位,是不折不扣的老派教头,在维尼修斯擅长的边锋/影锋位置上,并不想过早让小伙子挑大梁的卡帅,给予前者的定位仍是替补。“一个孩子在16岁迎来了职业生涯的第一个赛季,这种事在巴西是不正常的。维尼修斯能踢上球,是因为在他的那个位置没有经验丰富的老将,不过通过维尼修斯的转会费,弗拉门戈得到了一些钱,签下了同一位置的两名球员,可以说维尼修斯的成功反而害了自己。”维尼修斯的经纪人弗雷德里克·佩纳在接受《马卡报》采访时,道出了维尼修斯眼下定位的尴尬所在。

而在卡佩吉亚尼眼中,维尼修斯的战术执行力尚达不到成年球员的水准,球风花哨每每招致对方杀伤犯规、情绪管理也是弱项:出道之初,维尼修斯就曾在与庞特普雷塔一战时被对手蓄意犯规踩伤脚踝,而在3月3日弗拉门戈与博塔弗戈之战,替补登场仅10分钟,维尼修斯就在一次前场逼抢中毫无必要地铲翻对手,被直接驱逐出场——无论从少年成名、球风相似以及脾气秉性方面,维尼修斯都堪称货真价实的“新内马尔”。

“罗纳尔迪尼奥曾经告诉我,巴西经常会带个年轻人去世界杯。”尽管尚未登陆欧洲,但维尼修斯却已经开始憧憬俄罗斯之行。如此高调的表态,或许与如今巴西队锋线的年龄配置不无干系:除去位置不可动摇的内马尔,分别担任主力和替补中锋的加布里埃尔·热苏斯和菲尔米诺,只要职业生涯不出现较大起伏,再战到2022年问题不大。而眼下能威胁到三人下届世界杯位置的90后球员,则着实屈指可数。

相形于位置稳固的三人,巴西队近期征召的其他锋将世界杯参赛可能性则相对微妙:前腰出身却在转会累西腓体育后夺得2016年巴甲金靴的迭戈·索萨,虽然曾在旅欧国脚全部缺席时穿上过杏黄9号,并且颇得蒂特赏识,但6月就将年满33岁的他注定只是过渡人物;相似的情况也发生在鲁能大腿塔尔德利身上,越老越妖的他俄罗斯之行逐渐渺茫,罪魁祸首也是年龄。30岁的顿涅茨克矿工前锋泰森,2022年也很难保持状态。威廉·若泽和卢安倒还算年富力强,但前者是巴西足球少数派的柱式中锋,虽然西甲进球效率颇高,却和全队体系欠缺磨合;后者则是能出任前场各个位置的多面手,但自去年9月再未被蒂特征召,显然也不是什么好信号。与其把为数不多的剩余参赛名额给到一群2022年多半不会露面的边缘人,何妨提前练兵,让维尼修斯随老大哥们感受气氛?既然已经在当年同样低龄的热苏斯身上收获惊喜,何妨旧事再来一回?

事实上,是否被列入俄罗斯之行23人名单,也直接关乎下赛季维尼修斯在皇马队内的定位:眼下内马尔家族与弗洛伦蒂诺暗送秋波许久,原本作为改善锋线的第一人选哈里·凯恩已渐行渐远,但就在2月底,西班牙足球杂志《Donbalon》还有板有眼爆料称,弗洛伦蒂诺愿意将维尼修斯加入凯恩交易,以使得热刺不至于失去当家中锋后无人可补。但倘若内马尔加盟,与其位置和特点高度重合的维尼修斯即便不被当做交易添头,恐怕也要面临着外租或者回租“练级”的可能性。但倘若维尼修斯参加了世界杯,一位巴西国脚,和一位潜力新秀的定位和价值,将完全不同。而伴随着西班牙媒体爆料皇马暂时放弃对内马尔和凯恩的追逐,这或许意味着,维尼修斯加盟球队后,将有可能如阿森西奥一般,经历一段磨合后直接上位?

而维尼修斯一旦进入23人大名单,留给蒂特更新换代的压力只怕会更大:同样在解放者杯上一战成名、但却已经夺得该项赛事冠军、且同样被西超豪门巴萨提前招致麾下的阿图尔,是不是也配得上一张俄罗斯机票?费利佩·路易斯重伤可能缺席世界杯,敢不敢给21岁的摩纳哥新锐左闸若热机会?毕竟,巴西队早已雷打不动的主力框架之外,堆积过多功能相近的替补,还是索性提前进入新老交替期,永远是一道两难的选择题。

作为地球上惟一未曾缺席任何一届世界杯的存在,巴西队源远流长的组队哲学中,重要一条便是在主力阵容和核心替补之外,带上1-2名20岁以下超新星“见世面”。早在1930年,首届世界杯的巴西队名单中,便有年仅18岁的射手卡瓦略·利特,这位2004年以92岁高龄仙逝的博塔弗戈传奇前锋,一生为母队打进274球,五次夺得里约州联赛冠军及最佳射手,是那届世界杯巴西队22人中最后一位离开人世的球员。历经首届世界杯的耳濡目染,利特4年后以主力前锋身份出战1934年意大利世界杯,也正是因为他的成功,巴西队就此将年轻球员见习世界杯作为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延续至今。(注:U20计算方式按照西历,即世界杯期间未满21岁的球员,均列为U20球员)

或许是利特的表现太过抢眼,1934年世界杯,利特的博塔弗戈队友佩德罗萨以20岁的年龄,成为那届巴西队中最年轻的球员,但遗憾的是,佩德罗萨的位置是守门员,彼时世界杯连换人规则都不甚完善(直到1970年墨西哥世界杯才明文规定每场比赛可换2人),而门将更是球场上被替换频率最低的位置之一,于是佩德罗萨的亚平宁之行,全部都在板凳上度过。整个球员生涯仅为国家队出场1次的他,显然也并非世界杯见习生中的成功者。

佩德罗萨是实力不济,而4年后的佩拉西奥则是生不逢时:1938年世界杯时20岁出头入选大名单的他,实现了博塔弗戈三届世界杯U20球员的三连庄,但与两位老大哥不同,这位风华正茂的新星直接打上了主力,4场比赛攻进3球,在全队仅次于当届金靴“赤脚大仙”莱昂尼达斯(7球),被认为是未来巴西队当之无愧的头号杀手。然而,突如其来的世界大战,令佩拉西奥的国家队生涯永久停留在了1938年,这一年为国家队出场6次打进4球的他,此后只能在巴西联赛施展脚法,甚至还曾志愿加入巴西远征军,远赴欧洲与纳粹德国作战。待到战火散去,已是三旬中年的他,惟有望1950年家门口的世界杯兴叹……

1950年世界杯巴西队倾尽精英欲首捧雷米特杯,队内几乎都是驰骋赛场多年的干将,然而“马拉卡纳打击”却令举国震惊;4年后的1954年世界杯,仅有乌姆伯托1名U20球员的巴西队,则成为烜赫一时的匈牙利队的陪衬,球员本人职业生涯发展也不尽人意。重拾年轻球员见习传统的呼声日渐高涨,于是1958年远征瑞典的巴西队,一口气带上了两名20岁以下的超新星:17岁的贝利和19岁的马佐拉——亦即日后改用本名的若泽·阿尔塔菲尼,前者当届世界杯淘汰赛阶段大杀四方、此后成为足球史上最伟大球员的往事不必再提;后者1958年后远赴米兰淘金,成为那支欧洲冠军队中举足轻重的一员,更开创了巴西球员征战意甲的先河。先后在米兰、那不勒斯和尤文图斯效力的他,1961年改籍意大利后同样建树颇多,仅论生涯传奇性和俱乐部成就,阿尔塔菲尼也仅比贝利、加林查、尼尔马·桑托斯、扎加洛等少数几位队友略逊而已。

身为12年间的国际足坛王者,1962、1966两届的巴西队基本沿袭了以贝利为核心的夺冠骨干,两届仅召入了托斯唐一名U20,这位身材不高的前锋出战了两届世界杯,不过此后在母队克鲁塞罗以球探身份发掘罗纳尔多的故事,更为世人所知。1970年世界杯在墨西哥加冕的巴西队堪称史上最强大的冠军之一,但此时队内核心贝利、热尔松等人已经迫近生涯暮年,一向以提拔新人著称的扎加洛在那支冠军队中召入了3名U20:保罗·塞萨尔、埃杜和莱奥。事后证明,3人都算是称职的桑巴国脚,前两人在国家队效力都超过10年,而莱奥更是先后80次为巴西队出场,堪称吉尔马、塔法雷尔之外,巴西队史上最优秀的门将之一。1987年莱奥转战教练界,31年执教生涯先后辗转31支球队,也算创下一项纪录,惟一“英名不保”的,在于其2000-2001年担任国家队救火主帅时,在美洲杯和联合会杯上接连败绩,带出了史上最差的一支巴西队,与继任者斯科拉里更是相形见绌。

1970年代末是巴西足球的低谷期,无论是扎加洛和继任者库蒂尼奥,都未能在两届世界杯名单中遴选出个把U20好手,为下届蓄力。进入80年代后,艺术足球最后一位坚守者桑塔纳,手下有济科、苏格拉底、法尔考、塞雷佐四大天王,三人世界杯首秀时都已是历经多年打拼的宿将(济科和塞雷佐1978年进入巴西队世界杯名单,而苏格拉底和法尔考1982年世界杯首秀时,均已28岁),两届世界杯功败垂成的桑巴军团,也只有保罗·西拉斯一名U20(参加了1986年世界杯),这位出道于圣保罗的中场也顺延参加了1990年世界杯,但职业生涯最高不过在里斯本竞技、桑普多利亚效力的他,在彼时群星璀璨的巴西队着实称不上什么大人物。

西拉斯好歹还多混了一届世界杯,1990年那支1/8决赛即被卡尼吉亚一箭射杀的巴西队,则是一损俱损:除去塔法雷尔、邓加、布兰科、阿尔代尔、马津霍、罗马里奥和贝贝托(事实上这对94年冠军锋线年世界杯表现机会极少),多数美国世界杯仍适龄的国脚都被佩雷拉果断弃用,其中也包括仅有的U20球员俾斯麦,这位名字霸气的中场出道于达伽马,1996年J联赛大肆招募外援时,也跟随莱昂纳多一道东渡淘金,但他却没有后者的实力和运气,事实上自1990年起,俾斯麦再未为巴西队出场,以U20球员身份出征意大利世界杯,已经是他球员生涯的巅峰了。

1994年世界杯冠军队合影中,身披20号的罗纳尔多虽然在人群中笑容灿烂,但内心却格外落寞,毕竟,整届世界杯零出场可不是什么好消息,不过一向待人温和的佩雷拉夺冠后,还是主动找罗尼谈话:“让你顶替罗马里奥和贝贝托,我还是有些心虚,事实上,我相信你能和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人完美搭档。”老佩的预言在3年后逐次应验:双R组合先是在1997年四国邀请赛和美洲杯上大杀四方,而当罗马里奥因伤含泪告别法兰西之行后,罗纳尔多又和比自己大了一轮的老将贝贝托联手,成为法国世界杯扎加洛麾下的首发锋线。而这一届世界杯老帅扎加洛也延续了自己提拔U20球员的传统,身为国际足坛身价第一人的德尼尔森披上了巴西队19号,并多次以替补身份上演令人眼花缭乱的过人,当然,观赏性和实战效果,观者尽人皆知。

比起1994年一场没上的罗纳尔多,和1998年出场却华而不实的德尼尔森,2002年身披巴西队23号、而不是自己最爱的22号的卡卡,交出的第一份世界杯答卷堪称踏实:2002年1月才在友谊赛中首次被斯科拉里考察的他,小组赛最后一场与哥斯达黎加无关痛痒的过场赛事里,一向重视老将的斯科拉里破例给了卡卡25分钟出场时间,后者在有限的出场时间里充分展现了速度、技术和想象力。伴随着2003年卡卡加盟AC米兰,昔日的小跟班飞黄腾达,2006年与罗纳尔多、罗纳尔迪尼奥、阿德里亚诺组成“黄金四重奏”,4年后又在桑巴军团巨星凋零的大势下,身披10号成为“邓家军”绝对核心,虽然职业生涯巅峰期不幸撞上国家队下行期,但92场29球的效率、2005和2009连夺两届联合会杯无可挑剔的核心表现,仍堪称卡卡14年国家队生涯的高光时刻。

然而,卡卡之后,巴西队任用U20球员的传统却戛然而止:2006、2010、2014三届世界杯,巴西队最年轻的参赛球员分别是罗比尼奥(22岁)、拉米雷斯(23岁)、伯纳德(21岁),三人在国家队的发挥都没达到出道之初的预期,桑巴军团青黄不接、人才凋零的大势也可见一斑。而如今,历经2年前家门口奥运会首次摘金的大浪淘沙,国内新秀次第涌现的巴西队,是否也该再次给U20们以锻炼观摩的机会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