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21日上午,中国女足在加拿大举行的世界杯八分之一决赛中1比0力克喀麦隆队,八年之后重回世界杯赛场便杀入八强。无论是在社交网站还是传统媒体上,“铿锵玫瑰”的胜利都点燃了国人的激情。

在世界杯历史上,中国女足逢非洲球队保持全胜,中国女足在世界杯历史上一共2次遭遇非洲球队,2场比赛全部获胜。此前曾在1999年和2003年两届世界杯上遭遇过另外一支非洲球队加纳,中国女足分别以7比0和1比0的比分战胜对手。

中国队先发11人与小组赛后两场对阵荷兰和新西兰的比赛完全相同。由于在小组赛最后一场与新西兰比赛的最后阶段被主裁判罚上看台,本场比赛中国女足主帅郝伟在VIP看台观战,但是这并没有影响到中国女足的发挥。

全场比赛,两队大打攻势足球,本届世界杯是喀麦隆队第一次参加世界杯,让人印象更为深刻的是,喀麦隆队几乎每场比赛都能占据主动,甚至对卫冕冠军日本队的比赛,她们也竟然有20次射门,是对方的五倍之多。三场比赛,喀麦隆队射门次数高达61次,场均超过20次,在全部24支参赛球队中仅次于德国队。

喀麦隆最终还是输在了经验不足上,第12分钟李冬娜助攻王珊珊门前接力推射破门打入制胜一球,此外王珊珊还错失了两次单刀良机,最终中国队1比0击败喀麦隆,晋级8强。根据赛程,中国队将在1/4决赛中迎战美国和哥伦比亚的胜者。

中国女足时隔八年之后再次打进世界杯8强。胜利让中国球迷感到兴奋,而主教练郝伟的目标显然不仅仅于此,赛后,郝伟坦言:“希望我们能够晋级四强。”

上场对阵新西兰队的比赛,郝伟被主裁判出示红牌罚下,所以本场比赛郝伟停赛只能坐在看台上观看球队战斗,代替郝伟指挥比赛的是助理教练常卫巍,涉及防守方面,主管防守的马永康则起身指挥的更多一些,而球队在控制比赛进攻的时候,负责进攻训练的黄勇也会站起来指挥大家,看台上的郝伟显得比较放松,只是有几次冲着场内挥手,要求队员注意力集中,当王珊珊为中国队打进全场唯一进球时,郝伟更是兴奋的紧握双拳,而主裁判的终场哨更是让郝伟笑开了花。

赛后,在谈到比赛时,郝伟表示:“如果我们把握住机会能力再强一些,比赛会进行得更顺利,比赛中有段时间还是比较的被动,我们是一支年轻的队伍,还是会有压力。”

中国队下一场比赛很可能面对美国女足,郝伟对此表示:“做过准备,还是按照计划走吧,希望好运常伴我们。不管是打美国还是其他球队,应该说压力每一场都有,这场比赛我们表现还不错,也希望队员能够再放开一点,再自信一点,希望能打进四强。”

虽然打进了全场唯一进球,但是进球功臣王珊珊在赛后却不满意自己的表现:“丢了两个单刀机会,门前那一下太犹豫了。”

虽然身体不够强壮,但郝伟始终选择王珊珊作为首发,昨天的比赛中,正是王珊珊门前轻轻的一脚垫射,帮助中国队绝杀喀麦隆,这粒进球也反映出了王珊珊在门前的确具有极佳的射门嗅觉:“进球是团队的力量,而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因为全队表现都很好。而且正好国内也是父亲节,我的进球也要献给我爸爸。”

在比赛中,王珊珊还获得过两次单刀的机会,但都没有打中,赛后,王珊珊也在不断反省自己,并没有因为胜利而放松对自己的要求:“如果自己细节抓得好的话,可能比分会扩大的更多。因为我没有把握住机会,要不还能有更多的进球。”

“头上缝了6针。没事,不疼,能够拿下比赛比什么都高兴。”因为与对手相撞,中国队球员韩鹏赛后被缝了6针,但这名中国队的边路快马因为赢球依然笑得很开心。

韩鹏下半场一次头球跟对手相撞后,痛苦地躺在了地上,此时,韩鹏的头已经破了,捂着伤口的手全是血。不过,当时中国队已经用完了换人名额,韩鹏选择了坚持,“当时想的是一定要坚持下来,就想着坚持打完最后几分钟,毕竟90分钟都撑过来了。”

足协副主席于洪臣赛后鼓励队员时也流下了眼泪。他说:“赛后第一时间蔡主席(蔡振华)发来信息,他也是含着泪看完了比赛,为大家的拼搏精神所感动。激动之余,因为我们后面还有淘汰赛,大家需要马上静下来。”

于洪臣还说,闯入八强还不能打满分,中国女足目前还属于爬坡阶段。他还透露,此次女足世界杯的奖励方案将高于历届。

在中国足坛,男足水平不佳,却能够吸引大批商家的投入,女足联赛则无人问津,只有在世界杯与奥运会赛场上,女足才能够赢得球迷的关注和掌声。

都知道女足出成绩,无论是世界杯还是奥运会,女足都是足协的脸面,但男足依然是宠儿,依然是金窝窝,赞助商青睐有加。孙可6600万元的转会费,足够女足各级队伍运营许多年的,而女足除了在世界杯这样的比赛中有过关注度外,其他时间依然代表着清贫,依然代表着无人问津。一场女超联赛的观众甚至不到20个人,女足队员月薪都只有几千元,门将张越只有600元,甚至不够某些男足球员一次给豪车加油的钱,这就是差距。

在从专业化向职业化转型的道路上,女足项目遭遇了“两不靠”的尴尬境遇,后备人才储备捉襟见肘,境况堪忧。待遇差,出路少,是目前女足队伍不可回避的现实挑战。

本届世界杯,中国女足已经完成了打进8强的目标,无论是否能够走得更远,回国以后肯定会有鲜花和掌声,再加上一点奖金,但这不足以改变女足运动在中国的冷清,改变不了女足队员长期微薄的收入和糟糕的住宿、训练条件。

广州女足队长朱茵裕曾经入选国青,她说:“有些事,对于我来说一旦爱上就是一辈子,即使我知道是错的我也会选择一辈子错下去”但最终,她还是选择了早早退役,进入大学,“原因很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